母校七记

山东省巨野第一中学   2012-10-12 11:04:46
 

母校七记
高中216班 李良品

六十年风雨,一甲子辉煌。巨野一中桃李满园,人才辈出。校庆日日渐迫,母校网站上热闹非凡。新老校友们轮番上阵,奉上一篇篇美文华章。追忆、感恩、祝福!表达出对岁月的流恋,对老师的尊敬,对同学的思念。

往事如烟,在母校那短短三年的学习生活是刻骨铭心的。却又轻易不愿不忍打开心底那尘封已久的记忆。记忆就像窖藏的老酒,历时愈久,愈烈愈醇愈香,饮下去愈加兴奋愈加陶醉愈加恋恋不舍。

我这人嘴上功夫了不得,只要你配合,胡扯八道三天三夜绝对不带重复的。常常是张口千言,离题万里,最后说些啥都不知道了。记得当初在山财任教时讲授《婚姻法》中“离婚”一节,用十几分钟介绍了离婚的概念意义条件和程序后,我举了个例子说女方不愿独守空房要求离婚,原因是男方在导弹部队服役离家很远两三年才探亲一次。不知发了什么神经,我摁住“导弹”这一话题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讲起来。从导弹的产生到功能种类发展过程世界各国的布置情况。不知不觉两节课结束了还没讲完。我讲得眉飞色舞兴高彩烈,弟子们听得聚精会神大开眼界。事后封我为“导弹教授”,不明就里的还以为是“捣蛋教授”呢。数月后校党委书记带着两位军人来找我。看书记拉大便一样严肃的表情,心想咱没招惹谁啊。听两位军人介绍完情况方知是慕名而来邀请我去为当地一所军校讲授《导弹学》一课。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说是怕学员们水平太低听不懂,其实是怕露馅。

好,罗嗦得不少了。现在让我回到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一拒载

记得韩清海老师在我们读书时已做了副校长,老先生虽然没教过我们,但有关他的一件小事倒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据说有次他去菏泽开会回来,天上下起了比牛毛要粗好多倍的大雨。平时都是步行回校的他决定奢侈一下---打的回校。可那时咱巨野没有面的更无轿的,除了摩托车就是被称为“木的”的人力三轮。出来火车站,校长大人问一位车夫道:“去一中一块行不?”车夫见来客身材魁梧,红光满面,留着大背头,又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一手执雨伞,一手提着个没有拉锁的人造革黑提包,说的还不是巨野普通话,不像上访的,倒像去安源的毛泽东,头一摇道: “一块不中,这大雨天没有五块不行。”校长说:“我们学校里经费紧张,五块钱能办好多事呢。要不是下雨我才不坐哩。”讲来讲去,车夫最后极不耐烦地说:“没有一块五坚决不送。我有正规发单可多给你些。你能报销怕啥?”校长见交易无望,撑着雨伞,夹起黑提包,大义凛然地投身风雨中。

二借火

那时觉得教历史的王继瑞老师高高的个子,素日里不修边幅,冬天经常穿着个破棉袄,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个老大学毕业生。他身体好像不是太好,却嗜烟如命,但气管儿不畅,时常咳得震天动地涕泪俱下。他上课时我们班前十排的同学无论冬夏都拿着书本扇烟气,现在我们二十一级六班全部男士皆为瘾君子恐与先生的言传身教不无关系。有次讲着课烟瘾上来,先生摸索半天搜遍全身没找到火,只好问班内同学:“谁有火不?”烟功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崔风飞同学怯怯地道:“老师,我只有火柴,只是没有烟。”老师从递上来的火柴盒中抽出一根,极为优雅地在袄袖子上一划,然后把烟点着。还好,老师解了燃眉之急,倒是没有投桃报李回敬学生一支烟。过后我们才知道,那时王老师身体不好,那时课堂上王老师还确是靠抽支烟提提神,才把课讲得象“说书”一般呢!

王先生上课还有一个大特点就是坐着讲。据十九级文科班的学兄讲,有次上课,教室里奇冷,简直滴水成冰,先生穿着破祆抄着两手端坐讲台。讲到课本需要翻页时,舍不得把暖得热乎乎的手掏出来。只好不顾斯文地低下头,硬是用嘴上功夫把书一页一页翻下来。这事我没亲眼见过,是不是杜撰你不信我信!真得感谢蔡伦他老人家发明了造纸术,若是现在仍使用竹简,王老师还真有点为难呢!

  433+1  442+1

现在的中学生大都知道433442是足球的阵式,可我们在一中读书时电视不普及足球也没有这样火爆,所以在这上面我出了个大乌龙。高二有天该上体育课了却下起了大雨,没法上室外课了。极有责任心的郭瑞芳老师在教室里先是为我们讲了半小时的体育常识,接着出了几道题搞了个小测验。记得有诸如什么是田赛、径赛?足球433442阵型是如何排列的等等问题。题目现在看起来很简单,但那时候很少上内堂讲体育理论。我们这方面知识少得可怜,但从题目看知道442433是足球阵型,又从同位一中体育高手许海涛那里知道踢球一方要上11名队员。于是不管前锋还是后卫就胡乱排兵布阵起来。可怎么排这11个名额都用不完,433442都加起来等于十啊!我嘟囔着老师把题出错了,于是擅自把题目改为433+1442+1。很久后才知道闹了个大笑话,把守门员给忘了。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全面发展和素质教育有多么重要!

郭老师后来调到了教研室工作,毕业之后见过他几次,明显的感觉是这位先生三十年来没有什么变化。岁月苍桑,人生易老。可在校读书时没觉得他有多年轻,现在也不觉得他已是五十大多的人。看来皮肤不是很白也有好处啊,不显老!他还有一个特长是毛笔字写得不错,据说得益于文革期间抄写大字报的锻炼。上次我们班聚会时先生挥毫泼墨:“同学情浓浓如日月经天千秋永在,师生意切切若江河行地万古长流。”

想到郭老师,又记起他那时住在教导处西侧的平房里,刚刚蹒跚学步的大女儿常常穿着他的一双80的大拖鞋小鸭子似的满校园里跑,左右脚还常穿反(为人父之后才知道这是小孩子惯犯的错误,无须纠正),同学们经常逗她玩。时间无情,造化神奇,这小娃娃现在也该是一个而立之年出落成了个美丽端庄的大姑娘了吧。

四没纸了

刚刚表扬了先贤蔡伦发明了造纸术,现在要讲一下纸的重要性。纸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们须臾离不了。常言道钱就是纸,因为钱大多是纸印的,没纸币交易起来就很麻烦。现在货币流通起来动辄上成千上万,如果全用分格(镍币)来做,那还不得一背几麻袋?既不经济,也费死洋劲了!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我本意是说纸与学习的事,缺了纸考不了满分。在下不才,但数学成绩在文科班里独占鳌头是确凿无疑的。某次数学测验,最后一道大题难的很,我费了九牛二虎一龙之力方才解开。谁知光顾高兴了,字写得有点大结果最后一步结论卷子上没处下笔了。万般无奈之时将之写在了反面。考完之后兴奋地三天没有睡好,心想考满分是老太太擤鼻——把里攥了。谁知卷子发下来只有99分,找老师去理论。慈祥寡言的姚子爱老师说道:“你答案是全对的,但高考时答案在翻面能得分我就给你一百分。”任我再三央求,先生也未松口。及至高考结束后去取通知书见到姚老师,他才解释说那道题其实难度很大,当时根本就没想到文科班的学生能做出来所以才留下了很小的答题空间。给我一百分也不是不可以,但平时练兵是为了高考,还是要严格要求,所以没有给满分。那年高考语文第一次考阅读理解,作文又是平时没有训练过的给光明日报社写封信,及格率很低。政、史、地三科又拉不开距离,数学也难,但正是靠几乎满分的数学成绩我才进入了理想的学校。至今思来,方知老师的严格要求是爱不是害,对姚老师的感激之情尤甚!

五四亩地

“四亩地”既不是地名也不是说哪里有一块四亩大的土地,而是个女生的外号。她是我们邻班217的,姑娘人长得不错,就是有点富态,敦实得很。她原名叫什么我还真不便透露,三十年过去了大概也成家立业早为人母甚至为祖母了吧。这个妹纸最大的特点就是胃口好,食量惊人。当年一中的伙食当然是很“清廉”的,人家愣是干也馍一顿吃下五个馒头,再喝下三碗母校那千年不变的“清泉玉粉提神汤(白面水)”。那时吃饭兴抢馍,饭抬来了,男生们可不怎么绅士,一轰儿上去抢个精光。轮到女生时只剩下几个干瘪的馍馍蛋,数量少不说,有时还在地上滚着。四亩地妹妹更惨,她食量大啊,又没有粉丝偷偷地保护她。吃不饱只好到邻班看看有没有剩余的干粮,实在不行多喝几碗汤。来的次数多了就被大家注意上了,班里几个坏家伙大概是夏成森带头开始叫人家“十亩地”,后来经集体酝酿一致同意又改为“四亩地”。啥意思呢?就是说这个妹妹需要四亩地的粮食才能养活,确实太夸张了,也有点残忍。人家十七八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有了这个外号还找婆家不?好在她淡定得很,你叫你的,我照吃不误。毕业后不知她去了何处现在还好吗?可惜那时体育人才选拔机制不行,试一试说不定妹纸能当个举重或投掷类项目的世界冠军呢。有次回乡省亲嫌小外甥女能吃,戏称她为“四亩地”。小家伙高兴坏了,说好啊,我一亩种粮一亩种菜一亩盖别墅一亩租出去搞经营,舒服得很呢!现在想来,咱可真是对不住人家啊。卢梭还写自己不光彩的事呢,写出来也算是一种追悔吧!

噢,四亩地,好名字哟!

六跑楼

跑楼这事发生在高三,为迎接高考,八五年春节一过初五我们就开了学。同学们从家里带些年货在宿舍里小聚一下。那时也没有啥好东西可带,无非是丸子炸鱼菜馍馍,遗憾的是没办法热一热。我没带东西,便从代销点里买了一瓶高度花冠原液两包饼干凑了过去。高中生光忙于学习没喝过酒也不大敢喝啊,盛酒的大白瓷缸子传来传去大家都只象征性地抿一口就传给别人。临到最后还足足有八两,花钱买来的不能倒了啊。“谁渴了酒这两包饼干归谁。”我出了个馊主意但还是没有人应战。最后大家起哄又加了一个条件,就是如果有人喝干,我就穿着裤衩子围绕宿舍楼跑三圈。阿代听罢端起缸子一饮而尽,又吞下那两包钙奶饼干。

认赌服输,咱就视死如归地围着宿舍楼跑起来。还好,没有一丝不挂。不过不是三圈是十三圈而且还有人陪同。谁呀,阿代!他喝了八两酒又吃下将近一斤饼干,肚子胀得很,不跑难受啊!我跑完三圈他还不算完,硬拉我又陪他十圈。第二天班主任还表扬说我不畏严寒坚持锻炼并号召全班向我学习呢。他哪知我为此又感冒又发烧啊!

无独有偶,我们班魏玉柱宿舍也搞聚会,几个人吃了丸子炸鱼酥肉酥藕什么的,渴得要命,就轮流到自来水管子上各灌了一肚子凉水。到了晚上可热闹了,几个家伙轮流跑厕所“蹿鞭杆”,廉颇“倾刻三遗矢”,最少的相当于三个老廉去了九次。第二天集体挂吊瓶与俺在医院里会师,我高兴坏了,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啊!算下来一干人马花共去医疗费八十元,还是省着花的,足够去趟馆子了。打那以后直至现在,见了魏玉柱我们先打趣道:“柱子喝凉水吃丸子——没事找事!

在校的学弟学妹纸们,可别学俺当年“没事找事”啊!

七地震了

王二民在家中排行老大,却叫了这么个土得掉渣的名儿。咋回事?叔伯多,叔伯兄弟也多。他爷爷为了显得家族人丁兴旺,十个孙子从王大民开始一直叫到王十民,这倒省了起名的周折了。不过幸亏只有这十个孙子,再多一个只得取名“王十一民”了,不了解的一看四个字的人名还以为是日本人呢。

他是我高三时的同位又临铺的兄弟,这家伙最大一个特点就是特别能睡觉。课间十分钟也要睡觉,上着课说睡就睡。记得有次国庆节放假两天,我们没回家的四个人打赌看谁睡功厉害。规定除十二个小时集体去一次厕所外,谁先离开床谁就算输,输了请大家每人一碗谢集罐子汤,油饼管够。从31号晚上十点开始,二民兄硬硬睡了两夜一天五十八小时连厕所都不曾去过。我们三位饿得前心贴后心的实在撑不住了,举手投降说别睡了。他理都没理,为他带来饭也没吃,一直睡到三号晨才两眼惺忪无精打彩睡意未尽地最后一个走进教室,嘴里还含着一块风干的剩油饼。

睡归睡,这家伙学习成绩倒不错。他最大愿望是考上中央团校(现为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毕业后先当上团中央书记然后再向上发展。高考成绩一出,他分数超了一大截却没有被录取!何故?政审未过,不是团员。光顾睡觉了忘记入团这事了。

八四年闹地震,整得人心惶惶,说是李四光预测的几个大地震带除咱们菏泽外都震过了。一中那时白天上课在树荫下,晚上有条件的都住在窝棚里,学生们太多,领导没办法只好嘱咐大家警惕些不要睡得太死。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没有地震仪同学们弄出来好多土办法。有把啤酒瓶倒放于地上的有把脸盆扣过来用竹棍撑上的。一旦地震了有响声好跑。

有天深夜,我熟睡中猛然被叮叮当当的酒瓶子洋瓷盆子声惊醒。“地震了!”走廊里有人高声喊道。闻声我立马扯起床单箭一般地蹿出房间,只见满走廊都是人,大家吵吵闹闹推推搡搡出了楼。当时外面还下着大雨,又电闪雷鸣的,地震的征兆很明显。我们站在楼西南的空地上,头上挨雨浇,脚下既有雨水还有平时贪图方便的家伙们留下的矢溺和垃圾,熏得几乎要昏倒过去。雨越来越大,同学们越是不敢回房间。及至值班的校领导闻讯赶来,告诉大家当夜平安无事,是起来小解的同学不小心碰歪了我们设置的“地震仪”引起了连锁反应,可放心睡觉,才作鸟兽散。

一群落汤鸡狼狈不堪地回到房间,你猜看到什么西洋镜了?人家王二民四仰八叉地躺在铺上又打呼噜又咬牙还说着梦话,哈喇子把枕头洇湿半个。原来匆忙中我把人家的床单给扯走了,害得他只能光腚打凉席。大家的吵闹声终于把他从梦中惊醒,常言说宁惹醉汉不惹睡汉!这老兄忿然道:“一群神经病,又不是过年,起恁早干啥?”等我们告之原委后人家更加淡定,说他早就研究过了,我们宿舍楼的建筑质量不行,这豆腐渣工程一遇地震跑是跑不及的,谁跑谁死,最安全的地方是睡在下铺。因为我们的双层床用的钢材很过硬,根本不用担心。最后郑重告诫我们道:“就算真地震了也不要叫我,影响睡觉!”说罢翻身又安然睡去。

 

某作家说过,写作就像是妇女生孩子,痛苦得很。我觉得这老兄未免也太矫情了,让你把话说出来还给稿费你痛苦个屁!至少也是痛并快乐着。我鼓捣了将近一星期,孩子生出来了得给他起个名字啊。朝花夕拾这个名字很恰当却早早让鲁迅先生用去了。那就《母校六记》吧,可有位著名的女作家写过一本书叫《干校六记》,怕她老人家说我沾光告我侵权,我干脆再多写一篇并美其名曰《母校七记》。其实可写的地方很多,我先奉上这上半部,只要你有耐心等待,再过六十年母校建立两个甲子大庆时我再奉上后七记!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
山东省巨野县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 © 2013-2017
地址:山东省巨野县城古城西路 邮政编码:274900 联系电话:0530-8158018
E-mail:jyyzbgs@163.com 鲁ICP备14004401号-1